山有扶苏木有枝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姐妹们告诉我哪个颜色最好看……我想花钱了

每一天晚上赶着十一点门禁狂奔回寝室的男朋友



10.58 

“快点回去,来不及了啦。”


10.59

“宝贝,我到寝室了。”

考前三小时

想起玄策的语音

“经历过绝望吗?”

劝人学医没问题

别选中医你就行


同学两天两夜背生理可以考八十

方剂中药

欧呵

没日没夜背两个月都……

【式神x你】关于面板数值的难以描述的事

面板值之不可描述的事




【一目连】



攻击C


生命S


防御C


速度S


暴击B






总体来说,主动挑起性|趣的概率并不大,但是如果你想要很快就能进入状态。




并不会很用力地进攻,也不会突然打开什么奇怪的开关,喜欢让你感受温柔的细水长流的快感,并且体力|好得不行。虽然不能♂得你欲仙|欲死,但是漫长的♂绝对让你上了床就别想再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你在他耳边坏心眼地吹一口气或者在轻吻他的眼睛,舌尖滑过他颈上的妖纹,他可能会一不小心把持|不住就在你体内了。毕竟他的防御力不好呢,但是你就会为这件事付上一整夜的温柔折磨代价。

















【彼岸花】



攻击S


生命A


防御C


速度A


暴击A





嗯?您觉得攻击S的她会让你在上|面吗?



正事开始之前你早就被她的挑|逗|得溃不成军、晕晕乎乎任她摆布(PS:佩戴魍魉之盒情|趣道具)。总体来说技巧手速什么的都挺不错的,偶尔也可以时不时逼着你孟浪|尖叫。




有一点点抖|S属性,让你感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进攻呢。



有一点和上面那位不知名的式神一样,防御力不太好呢。有可能被你的小动作会让她发出隐忍而诱人的呻|吟,甚至被你倒转压住。但是没关系你很快就会被碾压呢,毕竟可是躺赢花呢。


















【鬼使黑】



攻击S


生命B


防御B


速度B


暴击S





平日看他吊儿郎当惯了,感觉他似乎对这种事没多上心。但是真的做起来,还是和平日的样子差很多的。


进攻速度算中等,但是撞击|的力度正是和那懒散的外表难以联系起来,而且似乎每次都能找到你最|敏感的地方狠狠地|攻击,150%的快感起步。



但是记得变换体位,毕竟三个B可能让他做到一半哎呦一声叫说扭到老腰了。











【青坊主】



攻击C


生命A


防御C


速度A


暴击B






呵呵,肯跟你做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求不要太高。求欢失败面对的可不是一句请不要戏弄贫僧而是三天三夜的诵经呢。





一般来说只要你不要太频繁,可怜兮兮地央着他他都会答应你的。对你心太软,毫无抵御能力。



可能是因为修行的缘故,对于这一类事情都不太会,每一次都青涩的像|处|子,所以不要期待酣畅淋漓的云雨,他只能尽力地陪你体会躯体|交缠,反而让你每一次都久久不肯分离。他有他的自持,不会去探索什么别的方法体位,但是愿意在床上陪你闹腾。

等我考完试我就写段子

灵感来源我男朋友

哈哈哈哈


今天晚上摸他屁股发现没有找到熟悉的平角裤边边

他千年难得一见眼神飘飘乎乎地叫我别摸了

呵呵哈哈哈结果只穿大裤衩没穿内裤的事实被我残忍地揭穿了


还有一次我冷他带了件外套给我

我就我觉得嗯?这件衣服上有他的味道

我跟他说想带上床吸(并不)

在我寝室挂了两天,(他说我拧不干别洗)

我想说电吹风热的烘一下

然后~欧豪整个房间都是我男朋友的味道


舍友:“离开我们的魔仙堡”

后来才知道他在寝室不穿衣服穿裤衩

有点冷就套外套(特别是我拿的那件舒服)

对就上半身只穿个外套还不一定拉拉链那种


事后我跟他讲他马上羞愤交加(划掉)地把衣服洗了

甘霖娘

今天也要阳光微笑☀

学医不如复读

背死

【式神x你】不小心把跨年变成跨他



茨木童子






当你跨坐在茨木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上,你才突然清醒发现刚才喝酒喝断片的事。




这可是真真体验了一次骑茨难下。




躺在你身下的茨木穿着你最喜欢的那套青竹白雪,蓬松的白发散在地上,绒绒的毛领被你揉得乱糟糟的,腰上的系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你扯松了,微微敞开的上衣也被你暴力地扯到两侧,健硕的胸肌毫无保留地展现,两处红樱也被白色的外衣和白皙的皮肤衬得分外明显。



最尴尬的事,你发现你的手搭在他的下腹,而你平时心心念念的女乃子上有几个很明显的牙印。而他赤红的眼睛毫无波澜地盯着你,像是不解又像是不悦。






怎么办把喜欢的大佬骑在下面了,要正面上他还是赶快溜呢?在线等急求!





“女人。”


你骑在他身上不敢动作,全身都开始发僵。




“不是那个茨木你听我说,我刚才喝多了,跟你开玩笑呢呵呵呵……那个不好意思啊,我给你整整,我去找别人了——”


你一边说一边欲盖弥彰地想拉起他大开的衣裳,动了动发僵的下肢体准备起身。






“你说的喜欢也是玩笑吗?”大妖周身的气压突然变得低沉起来。




“不…不是,那个我先去找——”






宽大的鬼手突然伸到你后颈,将意欲你离开的你按向他的脸。




你惊愕地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俊脸,你从未见过赤色的妖瞳里满是占有的色彩。







“不允许你去找那些杂碎。”



“你是我的女人。”














酒吞童子




在醉醺醺的你刚压上他的胸膛,死命啃咬他的嘴唇品尝酒味的时候,他眼里还是闪过一丝惊讶。毕竟这是在庭院,一众人都在庆贺新年。



但很快他就拉住你胡乱扑腾的手,将你牢牢地收进怀里。




失去意识的你只是凭着本能寻求着恋人的气息,亲密的触碰和缠|绵的吻似乎能让你变得更好受些。



一众式神看傻了眼,直直地盯着你越来越过分的动作,看着你急切地向他索吻,他也毫无顾忌地给予你情色的湿吻,眼里都是急促的笑意。







“看够了?给本大爷滚。”

上一秒还毫无顾忌的鬼王大人突然冷了脸,大家识趣地离开了庭院。






他顺着你的动作解开了你的衣裳,看着未着半缕的你毫无怯意地分开光|滑的腿|根,将某处纳入身体。


不知你多少个带着孟浪呻|吟起落后,他终于在你|里面释|放了。




第二日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光|裸地躺在酒吞的身上,他靠在酒葫芦上,带笑掖紧盖披在你身上昨夜脱下的厚厚衣裳。




“昨晚不知是谁当众向本大爷热情求|欢呢?”


“本大爷当然是遂了你的愿。”





你涨红了脸想离开,衣下的腰却被他强劲有力的手臂揽住了。




“你…!我都脱|成这样了,你……!居然整身衣服都是齐的——”




他咬住了你微启的唇瓣,深入的舌有意无意地搅动着你的。




“回房间随你脱。”

















一目连  




“大人,请您不要这样。”

庭院的一角,撒着酒疯的你把风神大人压倒在廊上。




“连…连你,你不要皱眉,不——不好看……”



你伸摸上他微蹙的眉心,带着酒气的吻正正地落在他的鼻梁上。




“大人,您醉了,廊上风大,回房休息吧。”





“我不!”



你坐在他胯上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已经被风吹凉的脸颊倔强地贴在他的脖颈。





“喜欢……”


“喜欢连连——”




醉酒的你没有发现身下的他微微一颤,因为下一秒他便脱身直起,牢牢地把你抱了起来。






“我不走——我不走!”你搂着他的脖子踢踏着光裸的小脚,突然无理地哭闹起来。




“连连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喜欢我……”


“为什么要我走,我不要……”




他只是加紧了脚步,走向你的寝屋。








把哭得像花猫一样的你塞进厚厚的被窝,他终于放缓了动作。


哭得迷糊醉得迷糊的你看上去那么令人难以置之不理。






沉默了许久的风神大人垂下他的脸,柔顺的刘海扫过你哭湿的脸廓。




一个,两个,三个,

如同那一个又一个因你失眠的夜,

他难以抑制地在你唇间,双颊,眉心,鼻梁,

落下自己隐藏许久的秘密。

【英雄x你】跨年快乐

诸葛亮



新年钟声响起的一刻,你认真地把初吻印在他薄凉的唇上。


完成这个吻之后还未离开,他的唇有些急促地追上你的嘴。


不轻不重地触碰,来回摩挲,生涩的技巧让你心里产生了一些羞赧和悸动。


突然间这位平时高冷的小天才俯下身抱住了你,喉间传来几句可爱的哼唧声,像是要掩盖自己的扭捏不安。白皙的耳廓也变得有些发红。




“也就是这样,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夏侯惇




跨年的路上熙熙攘攘的,他宽大的手一直紧紧地牵着你,暖暖的掌心,特意为你挡去风头的背影。




“惇惇。”挤了许久你们才找到一个稍微可以停下休息的角落。


“亲我。”你的眼睛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的脸,男人的独眼里蓄满了惊讶的情绪。




过了一会他渐渐贴近了你,你感觉到眼前的光线随着高大的身躯的靠近慢慢变暗。你闭上眼,等着他的吻,思索着它会落在哪里。


结果许久都没有动静。


你睁开眼盯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颊,明明离吻上只差那一个动作。


你抓住他的手臂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他的身体竟然在不住地发抖。


他却像是放弃似地把你抱进怀里,加快的心跳,发颤的手臂。




“俺第一次亲媳妇能不紧张吗!”











刘邦




你站在路灯下,不舍地看着最后一朵烟花燃尽。


“该走了。”你抬头看着他微微湿润的嘴唇,有些含糊地催促到。




“嗯?”刘邦却在与你眼神对上的那一刻,偏头看向你身后。


是有路人吗?




你也跟着望,突然感觉左边脸上被人狠狠地亲了一口。


转过去对上刘邦笑嘻嘻的恶作剧的脸。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得意。




还没来得及恼羞成怒地说他一句嗔怪,意欲张开的嘴唇又被他毫无防备地舔舐了一下。




“刘邦!你——”


他转过身飞奔离去,满脸年少的坏笑。











赵云



你抱着他精瘦的腰,他的下巴轻轻地靠在你的头顶。


你的心里却在想着些别的事情。


他看你有些呆滞,




“怎么了吗?”好听的令人着迷的男声随气息撒在你耳边。


“我想做一件事。”你抬起头用人畜无害的亮晶晶的似乎闪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




“小姐……”赵云依旧直直地站着,一张脸却绯红的,不知道该面相哪里。


你的禄山之爪正毫无顾忌地游走在他结实微翘的臀上。

先是在臀瓣上轻轻摁了几下,

然后围着臀部打转摩挲,

然后拿手掌拍打,富有弹性的屁股在你手掌上来回颤动。


“小姐,请您……不要对子龙——”他有些僵硬地往后退了两步,试图离开你这个登徒子。


“不可以摸吗?你刚才明明答应我了……”你撅着嘴,像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英俊的男人顿了顿,红得要滴血的脸让人难以忽视,任由你一下又一下地摸着他的屁股,承受坏心眼的揉捏。



韩信(插播)


来着韩信朋友的朋友圈:

MD韩信下次逮到你非把你打爆!草几百根本追不上,追了一整栋楼都抓不住!

跨个年回来歪着个脖子在宿舍晃来晃去秀他女朋友口红印!变着法子让人看见口红印还假装自己是无意的,看完晚上还舍不得擦,扭着脖子睡了一晚上。有本事别寒碜我们,一人偷一个妹子才能弥补我受伤的心灵。









PS.好像好多男生第一次亲女朋头都会抖,还有,男生的屁股真的好好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