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扶苏木有枝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英雄x你】男友力爆棚的时候

韩信


身后三个大汉死死地追着你,眼看就要追上了。

突然身旁的草丛跳出了一个人,蓬松的红色马尾扬过你眼前。
他挑枪击飞了两人,宽大的身躯将你和他们的距离生生拉开了。
等你回头看时,地上躺着三个大汉,而他早已不见了踪影。


偷你大龙,蹲你草丛,收你人头。

“韩信太跳了!”
“针对!”
“韩信小人出来单挑!”

直到对面水晶塔没了的前一刻,敌军的牢骚依旧布满屏幕。


他毫不在意地笑笑,提起手里的长枪,拉起你的手走向泉水。

“欺负我媳妇,必将百倍奉还。”












不过几秒没看你,你被对面强杀在塔下。

对面正沾沾自喜,突然脚下掷来一把回旋的刀刃,动作停滞的一刻,感觉到身后一片高压袭来。
一阵短暂的眩晕后,敌方总算是看清了来人。

他深蓝色的眼眸毫无感情地盯着他,魔铠渐渐覆盖上来人,猛力的攻击让他的意识逐渐脱离了躯体。
在彻底倒下的那一刻,听见了男人低沉的声音。

“单挑。”
“离她远点。”








百里守约


一场混战之后,你倒在了地上。
敌军作鸟兽散,纷纷离开了你的身边。


一条笔直的红线对准了一点,在敌军要离开的前一瞬间,子弹出鞘的声音划破了死寂。

“First Blood!”



不过几秒,冷静的狙击手再次蹲下转换方向,瞄准了草丛,一个身影还未来得及逃离,子弹已经稳稳地嵌入他的身体。

“Double Kill!”



仅存的一个敌军落荒而逃,不停地变换着方向。
伴随着最后一发子弹出鞘的响声,提示音响彻了峡谷。

“Trible Kill!”








庄周


有谁吗?谁来救救我?
你惊慌地向远处的防御塔下逃去,身后的人依旧穷追不舍,不知何时从哪里又跳出了几个人。
你想要闭上眼接受无情的刀刃,几只蝴蝶扑领着翅膀撞上你身后的敌人,一阵柔光包裹住了你,泛起了美丽而虚幻的光纹。

骑鲲的贤者睁开眼,想你伸出了手,在梦境与现实交接的的一刻将你温柔地拉上了坐骑,稳稳地坐在他的怀里。


一个轻轻的吻落在你眉间。那人慵懒的声音听上去令人如此的安心。

“美梦成真。”








弈星


你焦急地喊了他的名字,看着他为你挡下伤害,带着丝血陪着你撤退。
两个残血实在惹人喜欢,后面的敌军穷追不舍。

一击普攻落在他身上,你刚要惊呼,他却转身布下虚空棋盘。
成型的棋盘揽住敌人,惊慌失措地在方寸空间内挣扎。

少年毫不犹豫地掷下一枚又一枚棋子,听着落子碰撞的声音,直到最后一人倒下。

“方寸棋盘,便是我的天地。”

“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落子,无悔。”

九豆 所以鬼切你旁边那个手手是茨木的啊???
觉醒前那张的手超像茨木的鬼手啊啊啊啊啊
传记看上去觉醒鬼切有点单箭头茨木???
啊啊啊???
你给我把茨木的手手还回来

【英雄x你】如果一觉醒来发现睡了他的话(一)



刘邦




你承认在你早晨睁开眼就看见刘邦笑眯眯地单手撑在枕头上看你这件事吓得你差点从床上滚了下去。

而他眼疾手快地伸手揽住你的腰以防你下一秒自由落体。

你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毫无隔阂的零距离触感,随着他的手看了过去,光|裸的脖子,光|裸的上|身,光|裸的下——


他痞气地笑了笑,像是要证明似的把半遮半掩的被子掀开了。早晨会有反应的某个|部位就这样入了你的眼。





“刘邦你个混蛋!”你闭着眼伸手想锤他,却被他捉着手整个人被抱了过去。


“我可是个好人。”


他吻上你的唇,细细地吮|吸着,手不安分地摸上你裸|露的胸|前,坏心眼地撩拨|着。

“在爱你这一点上。”









弈星




少年略带稚气的秀丽脸庞上布满了红晕,但他还是拿过自己的长袍将你包得严严实实。


你看着他身上你留下的几处抓|痕,为自己的鲁莽后悔不已,他还是个半大的少年。



还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中,少年好听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昨夜之事是弈星鲁莽了。”
“深知不可贪婪姐姐的温柔,可是在姐姐身边无法抑制自己去触碰的心。”
“我是否也能有资格去获得幸福呢?”


你看着眼前羞涩的少年,他望向你的眼中像是有星辰大海般深邃。


他微凉的身体凑近了,执棋的手环住了你的后背,一个隐忍而情|动的吻落在你的眉心。









赵云




你支起快要散架的身体,就看见他一脸歉意地单膝跪在床下,眉宇间透着止不住的懊恼。

“昨夜子龙对姑娘行了不轨|之事,请姑娘责罚——”

他的头发还微微地乱着,身上的衣服想必是在一片慌张中穿上的,松松垮垮地系在身上,结实的身体隐隐约约显了出来。



你忍不住在心中回味起昨晚的旖|旎|情|事,却被他突然递过来的长枪吓着了。




“所以你是想以命偿我?”


英俊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把随身的龙枪又往上呈了些。
你拿过了枪,他低着头等你动作。


等了半天,你却随手放下枪,拿手摸了摸他坚毅的脸庞,随后扯下了他松垮的上衣。


你微微伏下身,把他的头摁进到穿着松垮中衣的胸|前,俊毅的脸恰巧埋在一片柔|软之中。


待你松开手,他已是满脸飞虹,全身僵硬不知如何是好。




“既然命都给我了,那就用身|体来还吧。”

你欺身上前,搂住他的脖颈,轻吻|着他,手掌|下微僵的身体逐渐滚|烫了起来。



我问我老婆可不可以把女体茨木p个高潮脸
对不起……
我想☀她
果咩

嫖茨卡肉了……

【式神x你】大江山退治


「酒吞童子」




从召唤他成为你的式神,到你沦陷在他手里并没有花多长时间。


那次,你趁着醉酒问了他一句。
“你娶我好不好?”

摇曳灯火下,你看见他拿着酒碟小酌一口,看不清英俊的面孔是否有些表情。





当他告诉你要回大江山一趟时,你忍不住伸手拉住了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
鬼王大人笑了笑。
“本大爷很快就回来了。你就等着——”



“等着什么?”你忍不住追问,他却早已消失在庭院里。





你知道这是永祚二年,却又不知道永祚二年。





“等不到娶你了。”
当源赖光斩下他首级的最后一刻,鬼王想到。












「茨木童子」




你住的山里,有一个白色大妖。



你躲在草丛里偷偷地看他。

高大的身材,长长的白发,尖尖的红角,奇怪的手掌,还不穿鞋,脚上还拴着铃铛,走起路来有铃音作响。



咦,铃音怎么没了?

然后你就被他一把拎出了藏身的草丛。





“所以酒吞童子很英俊吗?”你撑着下巴问到。
“吾挚友是世界上最俊美最强大的妖怪——”
白色大妖一提到那位挚友,就变得喋喋不休。

你摸着他说的挚友送他的铃铛,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可是我见过最英俊的家伙就是你了呀,还有比你更好看的吗?”

大妖突然噤了声,露出白发的耳尖微微发了红。





听闻大江山退治后,你连夜奔走在山路间。

你赶到后,却只看到了满地的血色,遍山的尸骸。





当看到一只断臂孤零零地落在地上时,你崩溃了。



这分明就是他那双把你从林里领起来的,揉乱你头发的,抱起跌倒的你的,流连在你肌肤上的鬼手。






最后你死在了把你当做残羽的阴阳师手下。






后来再也没人知道白色大妖的下落。
也没人知道。

他失去了手臂,失去了挚友,最后也失去了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嫖茨木补过七夕
男茨女茨扶他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