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扶苏木有枝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式神x你】接吻比赛

茨木童子


你站在街对面不自觉地望着,微微滞后地牵着茨木的衣袖。好像是接吻比赛呢。有点想去。

你拉住茨木的手走到了活动处。
茨木不解地低头看向你,你抬起微红的脸,咿咿呀呀地说不出话来。

茨木听了半天似乎终于懂了你的意思,转身就走向主持人,凶着一张脸询问奖品的价钱。

主持人尴尬又小心翼翼地向茨木解释着比赛的奖品不能买。


“吾赢了就是了吧。”茨木像是燃起斗志似的,还没听完游戏规则就一把拉过旁边的你。

你被他轻轻松松地单手抱起,像个孩子似地坐在他的臂弯上。
你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昂起头吻住你的嘴唇,牙齿有些粗暴地撞到一起。
你伸手打算推开他,到最后却服服帖帖地搭在他肩上,一次一次地同他轻吻着。

旁边的人群越聚越多,有些甚至掏出了手机要录像。

茨木在吻与吻交替的片刻,凶恶地瞪向靠近的人。
“杂碎,把你们打个粉碎,只需一瞬。”



酒吞童子

你突然很后悔你刚才的提案。

酒吞没有任何遮掩地开始了这个漫长的吻。

他的舌头在你地嘴里任意地游走,一会儿轻一会儿重地撩拨你的舌尖。
手也不安分地将你按向他,在你的腰侧摩挲着。

你突然觉得有些气恼,眼前这个家伙可是个玩弄女人的情场老手,当然娴熟地把你玩弄地团团转。

感觉到你有意从吻中剥离,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你的后脑勺,更加情色地吮吸你的小舌。
他赤裸的胸膛热得像是要与你融在一起,眼底的炽热逼得你闭上了眼睛。

“本大爷现在只有你一个女人。”
他的声音变得异常沙哑。
接着微乱的吐息落在你耳边。
“今夜回去继续。”




青坊主

你死皮赖脸地倒追青坊主有些时日了。
无论你如何调戏逗弄他,他似乎就只会回答那两句音调略有些不同的“请不要戏弄贫僧”。

今天你费劲了气力骗他同你上街,还不停地戏说这是约会。
他那困扰的声调让你着了迷,但过了一会你便发现了更好玩的事。

于是你强拉着青坊主上了台,双手扶着他的脸颊便对着嘴亲了上去。

一秒,两秒……过去了大半分钟他还是一点动作都没有,只是用眼睛静静地打量你。眼底的流光如同平静的河面。
你突然有些呆不住了。

他轻轻地叹了一句:“请不要戏弄拙僧……”
你刚想撒手,他突然伸手按下斗笠,微凉的嘴唇印上了你的,蜻蜓点水般一带而过。






卖女孩的小火柴:

😂😂😂😂👏👏👏👏
2017暑期档,悬疑、惊悚、恐怖、伦理、科幻、纪实大片,同时也是 唯一即拍即播灾难大片《高考》已于今日上午九点全国同步上映。
国家教育部耗巨资亲情打造,直接无视广电审批,全国超过940万来自不同地域、民族的演员聚集,更有全国各大教育巨星鼎立加盟!一笔一人命,是天不恕人,还是人心叵测?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今日晚21时整,上映第一天观影人次就达到上亿,空降暑期档票房排行榜冠军,刷新多个票房记录,。
同时也是目前唯一一部豆瓣评分9.9,烂番茄新鲜度99%的中国影片。
此外,借《高考》第一部的火爆趋势,《高考2志愿惊魂》也会于8月初左右全球同步上映,登陆各大院线。
针对《高考1》一票难求的现象,没有机会观看的小伙伴也无需失落。6月9日以后,影片高清1080p资源会同步迅雷、百度云分享。还有幕后彩蛋ou。。👏 👏 👏 👏 👏 👏

就是狗子硬生生地拉长了 和茨木一样10cm

【式神x你】有一个很污的对象是怎样的体验

鬼使黑

“食我大镰刀!”
她一把抓住我的裤腰带,
问我说,
“现在吗?”
--------《对面的神乐捂住打火机的眼睛立刻退了斗鸡》



大天狗


完成大义是我的目标。
直到有一天她问我想不想知道人性最深的奥义,
然后带着我进了房间。
--------《黑晴明大人也拯救不了我的大义》



夜叉

觉醒后,
她做的第一件事情,
就是把手摸上了本大爷的屁股。
顺便研究了一下本大爷内裤。
--------《大爷我第二天就换了新皮》



般若

“来和我一起玩嘛~”
她二话不说把我压在地上,
从脚踝一直摸到裤里⋯⋯
第二天我腿都伸不直了。
腰也是。
--------《系统提示:您已接受来自好友夜叉的秋裤x1》



茨木童子

她说会告诉吾一百种支配身体的知识(姿势),
然后约吾半夜会于结界。
一来便剥了吾外袍,
说要言传身教。
--------《后来结界里所有达摩见了吾都要爆炸》



犬神

刚开始,她说要摸耳朵。
后来是尾巴。
直到有一天她想看全身----
真的是日了狗了。
--------《她连狗都不放过》

【式神x你】当他们成了爸爸(二)

【一下就把孩子弄哭组】

鬼使黑
庭院里,一大一小正站在树下。

“啊⋯⋯啊⋯⋯那,你想玩什么?举高高?还是大镰刀?”鬼使黑低头看着小女儿。

她安安静静地站着没有说话。这种游戏实在是太不吸引人了。

无论过了多久,他还是不会哄孩子。平时就一脸凶样经常吓到别的孩子。

你远远看见他把孩子抱起来转了几圈,但孩子没有什么反应。


“啊⋯⋯小孩子好麻烦⋯⋯”鬼使黑把她放了下来,有点放弃地看了看她。

“要不看看你能不能拿起爸爸的镰刀?”鬼使黑拿起立在一旁的镰刀,半拿半放地递给女儿。
大概没有谁会把收割亡灵的器具拿给孩子当玩具了吧。

她迟疑了一会,举起手要接大镰刀的柄。

鬼使黑恰恰忘了对方只是个孩子,非常随意地松开了手。

等他回过神来,女儿的额头上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
她撅起了嘴。
然后瞪大眼睛。
接着吸了吸鼻子。
随后眼泪挤在眼眶里。


“唉⋯⋯你别哭,是爸爸不好。”
鬼使黑一边自责地喃喃,一边摸上她头上的包包。小女儿生气地拍开他的手,开始呜呜地哭了起来。

鬼使黑也不管孩子生气不生气了,一下子把孩子抱了起来,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孩子的后背,顺顺脊背,用额头小心地蹭蹭肿包。

孩子渐渐地不哭了,有些抑制地喘着气,一时难以停止地哽咽使身体微微地起伏。但是孩子静静地靠在他怀里,小手紧紧地揪着他胸口的衣服。


远处的你不知道,他在心里暗暗地发誓。
当年没有保护好弟弟,如今一定要保护好女儿和你。


他低下头亲了亲孩子的额头,把她抱得更紧了。






【式神x你】当他们成了爸爸(一)

【一下就把孩子弄哭组 】

茨木童子

当你把裹在襁褓里的小婴儿轻轻放在他臂弯里的时候,他难得地沉默了。
白发大妖直直地盯着怀里的小东西,看着和自己一样的金色瞳孔。

“逗一下他呀!”你在旁边轻声地催促他,虽然一大一小互相盯着也十分可爱。

这样吗?茨木有些僵硬地咧开嘴,勉强笑了笑。
小东西皱了眉头。

“人之子真是脆弱啊⋯⋯”他说着凑近了臂弯里的小东西。
突然暗下来的视野和突然间放大的看上去不是那么友好的脸孔和长长的鬼角,小婴儿立刻哭了起来。

茨木被突如其来的哭声惊到,高大的身躯不自在地抖了一下,险些把单手抱着的孩子抖到了地上。好在他即使稳住了手,鬼手也牢牢地拖住了小东西的襁褓。

这还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哭了呢?茨木的眼睛里多了慌张不解,开始去就像只傻了眼的白色大狗,笨拙地探看着孩子。

“男子怎么能随便哭呢,以后如何伴挚友登上鬼族巅峰⋯⋯”
你不禁失笑,“你对着几个月大的婴儿说些什么呢?”

怀里的孩子还在哭,他不知所措地想把孩子递给你却又放不开手。
突然间孩子的小手碰到了茨木垂下来的蓬松白发。哭声戛然而止。

眼角还噙着眼泪,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一会儿看看手里抓住的白发,一会儿看着他的脸。眼睛咕溜咕溜地来回转动。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地紧紧地拽着那捋头发。

茨木小声地开口叫了你的名字,尾音听上去有点欣喜。

小东西把手攥得更紧了,还收手把头发往回扯。无论你怎么掰他的手掌就是不肯放开,像是跟头发杠上了。

拽着拽着,小东西笑了起来。
连带着傲气的大妖,也一起展开了笑颜。冷峻美丽的脸庞带上了人世的色彩。



茨木抱着孩子靠近了你,虽然袖子空荡荡的没法抱住你,但是宽厚的胸膛抵上了你的后背。


幸福大概也就如此吧。


















【式神x你】关于考试前的一些事

【茨木童子】

你点着盏烛灯裹着被子坐在桌前看书。
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每次都看着看着眯上眼直到书手中的书敲到桌子又睁开眼睛。


这都是第几夜了。茨木看着你房间漏出来的微弱烛光。

“喂,女人。”茨木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你的房间。
“困了就睡觉。”他伸出鬼手夺过你的书。

你一下子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紧张兮兮地抢书。“不⋯⋯还给我⋯⋯别把它弄坏了⋯⋯”

谁才是被弄坏的那一个?

茨木盯着你因睡眠不足充血通红的眼睛,将拿着书的手扳到身后。
你跌进他的胸膛却浑然不知,还拼命地伸手环住他的腰去碰他身后的书。

“让我看⋯⋯我不能输了这考试⋯⋯”

“女人,你这模样一点都不强大。”茨木闷闷地开了口。
你顿了一下。他把书塞回你手里。


“只能看一会儿。吾不许你把身体搞垮了。”
他用你从未听过的温柔语气叮嘱你。
鬼手似是迟疑地抚上你的头顶,轻轻地顺着你的黑发。





【一目连】

你自己一个人趴在房间的桌子上。
一目连站在障子外唤你。

你没有抬头,维持着刚才的姿势清了清嗓子。
“我没事,待会就出去。”


隔了几秒,障子便被拉开了。你有些无措地抬起头。
一目连走到你旁边轻轻地坐下:“有什么烦恼的事情吗?”

你不过直视他温柔的眼睛。扭头想要搪塞过去。
但是一听到他那温柔又叫人安心的语气,你的鼻息就重了起来。

“真的⋯⋯没什么⋯⋯”你固执地呢喃着,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只是没考好而已⋯⋯”


一目连轻轻扳过你的身子,纤细修长的手落在脸上,大拇指指腹轻轻地在眼眶下来回摩挲,像是在鼓励你哭出来似的。

你看见他美丽的瞳孔,忍不住眨了眼,眼泪扑烁地掉了下来。
他用指腹拭去你的泪珠。

你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开关一样,整个人都哭得抖了起来。
他低头吻上你泪水泛滥的眼。

“哭泣也没关系,我会为你拭去所有眼泪的。”




【荒川之主】

“荒川你放我下来,我可是病号!”你正被荒川扛在肩上,手里拿着书有气无力地敲着他的背。

“汝也知身体有疾。”荒川反手抽了你手中的参考书丢到地上。
发着热还乱跑。

荒川扛着你进了内室,蹲下身子将你往被子上一丢。

“你轻点!”你在离开宽厚肩膀时忍不住叫唤出来。
但他的手早已牢牢附在你身后。

荒川板着一张脸将你的被子掖好。

只是偷偷看了一会书而已,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但你还是小心地打量他的表情。

“汝这样何时才能退烧?胡闹。”
“我只是想⋯⋯”
荒川一记眼刀,你乖乖地闭上了嘴。

“不许再起身。”他不容分说地下了命令。


你突然伸手拉住欲起身离去的他的衣袖。


“你刚才扛着我,脑充血了很难受,腰也很疼。”
傲气的大妖闻言转过身,愣了一下,伸手便要去碰你的头。

你趁势握住了他的手。

“所以你得陪我睡觉。”你赖皮地说到。


他直直地盯着你,久到你脸都要红了,才从嘴里漏出一句话:“愚蠢。”

但是却掀开被子在你身旁躺下,将你拉进了怀里。






【妖刀姬】(百合注意)

干净利落的齐肩短发,挺得笔直的身板。
便是这位大人将我带回了家。

妖刀姬无言地站在你身后,静静地用双眼描摹灯前苦读的你的轮廓。

“妖刀姬,你洗完了?”你转过身来,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这是我所敬重的大人。
是她告诉我我并不是只有战斗。

这是我所爱慕的大人。
是她赋予我战斗外存在世间的一切意义。

无论我如何抗拒,她总是不厌其烦地触碰我。


她的美丽的眼睛,不知何时带上了微黑的眼袋。


妖刀姬走近你,略有些迟疑地伸手想碰你的眼睑。

你察觉到她的意图,把脸往前一探。她的手掌便完全贴合上你的脸颊。

你拉着她坐下,两人身上相同的皂角香气纠缠在一起。


“嗯⋯⋯好累⋯⋯我要充电一下⋯⋯”你无赖地微微拉开她浴衣的领口,抱着她的腰把脸埋到她的胸口。

她只是稍稍战栗了一下,默许了你的行为。虽然她并不喜欢被人触碰。


“抱歉,有点撑不住了⋯⋯本来还想再继续使坏的⋯⋯”你话还没说完,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妖刀姬小心地把你放进被褥里,轻轻地在你唇上留下一吻。

“愿您取得胜利。”












——————正文分割线——————


送给所有临考的姑娘们。
祝大家旗开得胜!

有不好的地方麻烦提醒一下。(❁´◡`❁)*✲゚*

【一目连x你】关于温柔的神明大人的一件事

“有什么烦恼的事吗?”温柔的声线把你从万千思绪中拉了回来。

你微微抬起头,浅粉色的发便映入眼帘。
谁会想到眼前这个温柔至极一生清洁之气的俊秀青年就是曾守护一方水土的风神呢?


“嗯。在烦恼连连怎么会这么温柔呢?”

他笑了。浅浅地笑出了声。就像挂在屋檐下的那只风铃,被缓风拂起轻柔地响了一下。


你多想把他的那抹笑容定义成宠溺的笑呀。

可是,他实在是太温柔了,对待每一个人都是。

每一次他直直地站在你身,挥动衣袂召集神龙之力庇佑众人时;每一次他直直地站在你身前,用温柔而不容置喙的语气说“没有什么好怕的”的时候;你都会萌发出一种靠上前趴在他背后的冲动。

你多么希望他的温柔只属于你。
但是每一次你都会在越界前戛然而止。
为了那份温柔。




一日清晨,在庭院中闲坐着的风神大人发现了地藏像旁边多了一个小小的神龛。
他缓缓地蹲下身子,用剩下的那只美丽眼睛细细地打量它。

小小神龛前的小小案桌上摆着一小碟椿饼,一旁放着一盏清酒。
神龛内摆放着一尊小小的石像。
虽然没有特别精致,但是看得出来是他的石像。


他心中一动,一阵风毫无征兆地在庭院中刮了起来,吹得樱花四处。
一片小小的樱瓣落入酒盏里,荡起小小涟漪。



“那是阴阳师大人自己做的哟!”山兔稚嫩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大人请教了好多式神熬夜好久好久才做出来的⋯⋯”
他听到了她的名字,便无心再听下去。



一目连在院中寻了你许久,最后发现你站在远处树下踮起脚尖折一枝樱花。
你试了好几次才够到你想要的那枝。你瞬间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总是自己默默地做着,从来不提任何要求,什么事都自己烦恼。


他远远的凝视着你。除了宠溺实在想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他此刻的表情。



你把折下的那枝樱花小心地插到手中的瓷瓶里,转身走到神龛前把它放在小小的案桌上。


在你默默地阖眼祈祷时,你感觉到有人在你身旁蹲了下来。
一只手温柔地抚上你的发顶。
下一刻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你的唇上。

你惊讶地睁开眼。俊秀的脸孔距离你如此的近。
在你反应过来前,他再次闭上眼靠近你将另一个吻落在你微启的唇瓣上。